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 摄 中 国

zhenxuan 图片博客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寨逸事 (二)小木屋  

2011-02-15 18:15:42|  分类: 山寨逸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四十年前我住的那间山寨小木屋,可能是我在天柱见到的知青住所中最破落的。

小木屋四柱一间进深,两层。楼下右边睡房,中间堂屋,左边灶间,睡房上层有一间谷仓。小木屋年久失修,板壁四处透风,楼板多处腐朽塌陷,屋顶的瓦片已经残缺不齐。因为要来知青,队长安排劳力在睡房上面的部分屋顶加盖了木皮和稻草,其余的地方将瓦片捡拾了一下。

队长是个聪明人,他的想法很实在,上海来的知识青年不可能在此安家,不用多久,都要离开这个地方。

睡房里摆着三张木板床,是队里连夜赶制的,湿漉漉的杉木枋还散发着清香。放下我们的行李,也就没有转身的余地了。

堂屋里没有任何东西,几块板壁也已经脱落,地面坑坑洼洼,雨后会有积水。对我们来说,堂屋只是往来睡房和灶间的一条过道和摆放劳动工具的地方。

灶间有一张六尺见方的木板火铺,中间火坑里的灰烬已结块,看来这屋子已经多年没有了炊烟。火铺边除了有一口水缸外就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了。刚来队里的那几天,我们轮流在老乡家吃饭,后来老乡送了我们鼎罐,铁锅和一些毛柴,我们才开始学着自己做饭。记得刚来的那年,同住的Chen在煮晚饭时,被水缸边窜出的一条毒蛇咬了一口,腿顿时肿了起来,亏得我们带了季得胜蛇药和知晓急救的方法,才捡回了一条性命。

小木屋原来的主人是个孤儿,好像在队里已没有直亲,大家管叫他“狗崽”。都说他很懒,游手好闲,年年透支,三十好几都讨不到婆娘。前些年,队里把他“推荐”到县水泥厂当了“干部”。老乡说,吃国家饭的人都叫“干部”。记得有一年他回队里过节,穿了件工作服,脚上一双翻毛皮鞋,样子蛮神气的。他手里老是捧着一架收音机,别人问他为什么,他说爱听里面的婆娘讲话。

我们生产队比较穷,只有10户人家。男劳力干一天,只能分到一角七分钱。队里原本没答应接受上海知青,怕负担不起。我们来之前几天,才服从公社调派,说是给了三个男劳力。对接待准备不周,队长一再向我们表示歉意。现实与我们在上海听的报告内容有很大差别,当时贵州来的报告团介绍说,生产队连洗澡的木盆和擦桌的抹布也为知青准备好了。

我在的生产队地名叫“道车”。小木屋前的河对岸有一条“大路”沿河通往公社所在地蓝田镇,有8里地。老乡说的“大路”窄的地方只有2尺多宽,道上其实并没有车。到了蓝田才有一条砂土公路,往西南41里地到天柱县城,往东32里地就到了黔东边陲小镇瓮洞。据说这条公路还是抗战时修的,在天柱县城还修了个机场。初来天柱时还能看到荒废的机场跑道。我们这里古时候归湖南管辖,和湘西有很多渊源。从瓮洞顺流清水江下湖南商业重镇洪江,旧时是商人们的必经之路。曾有蓝田上海知青从这里花2元钱,冒险搭艄公船下洪江回上海。我从没有到过瓮洞,这个边陲小镇一直给我有种神秘感。

道车队是个典型的山冲小寨,一条清澈的小河由西向东从远处的山涧里流出,队里的10户人家分四处居住在小河两边的山坡上,只有我的小木屋独处在一边。流经道车的这条小河其实只能算是一条溪流,我想,当它流到平坦的坝子上,才能被称做河吧。 小河上架着三跨的木桥,三根并排的杉木树干用铁抓钉扣住,架在打入河床的木桩上就算是桥了。每每大雨过后,湍急的山洪就会将木桥冲走,行人也就无法过河了。记得有一年夏天,从县城回来,大水已将木桥冲走。对面的老乡劝我留宿一夜,待明天大水退去,再趟水过河。我回家心切,将鞋子系在腰带上,衣裤也没脱,跳入混浊湍急的河水中,奋力地游过了对岸。老乡夸我水性好。其实,我小学四年级被选送市少年游泳集训队,有三年的专业基础,也想在老乡面前露一手。

这里景色优美,民风淳朴,一切都是原生态的。小木屋背靠的山坡上都是郁郁葱葱的杉木和枞树。小河对岸的山坡比较平缓,山脚有几排梯田,山坡上长满了茶油树,春天茶花开时,乳白色一片,很壮观。小木屋的山脚下有一眼清澈的山泉,终年流淌,水很甜。

道车山寨的景色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完美,我的夜话好像在讲述一个世外桃源。但四十年前的现实是严酷的,小木屋是丑陋的。

因为生存的压力和思乡之情,我在小木屋待了五个多月就回了上海。半年多后重返小木屋,已是人去楼空,面目全非。原来同住的Chen和Yang先后搬去老乡家住。睡房的板壁因腐朽脱落了好几块,地板也断裂了,屋顶上盖的稻草已腐烂,还长出了二尺多高的茅草,下雨到处漏水。老乡邀我去他们家同住,但我喜欢一人独处。队长叫人把二楼的谷仓整理了一下,往屋顶上又叉上了一些稻草,因为屋顶的檩子和椽条已腐朽,已经无法上人进行修理了。

就这样,我在小木屋的谷仓里又住了两年,直到1972年底去蓝田中学当代课教师,才与小木屋告别。

山寨的这座小木屋,给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。它的外表是丑陋的,但内涵却无比丰富。在这里我渡过了宝贵的一段青年时光,有了人生的许多、许多体验,这些体验都是极其深刻的。就譬如“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”这句普通的俗语,我体验了三年,达到了极致。

离开这座小木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离我越来越远,但感觉却越来越美。不知道它现在是否安在,想去看看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年12月11日,一位天柱上海知青的夜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山寨逸事   (二)小木屋 - zhenxuan - zhenxuan的博客山寨逸事   (二)小木屋 - zhenxuan - zhenxuan的博客 
我当年居住的小木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寨风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